- 幸运飞艇微信群:微信【接待11155715】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哲理故事 >

抬价

时间:2015-05-27 17:32 点击:

刘校长匆匆忙忙的走进办公室拿起电话,“马主任吗?去机场的车来了没有?”

    在奥迪车宽阔舒适的后坐上,忙了一个上午的刘科年摊开双臂舒了一口气。坐在前面的马主任回头看了几次,刘校长都在闭目养神,他没好打哈哈套近乎。车过大桥收费站时蹭了一下,看到刘校长睁开了眼,马主任忙说,“校长,您也太累了,千万多注意身体呀!”

刘科年用手揉了揉两侧的眼颊骨叹了一口气说,“现在讲的是知识经济,高科技竞争,引进人才难啦!土博士开口就是每月一万,洋的就别提了,这半年来我们学校才引进这么一个金博士呀!”

“听说他的导师还是院士吧?”马主任将身子侧了过来,“看来我们学校也是要加大引进的力度了。”

“话是这么说,可上千号人摆平也难啦!”刘科年把屁股挪动了一下,眼睛转向窗外。车已出城了,阳光不错,肩头有暖洋洋的感觉,一栋栋新修的小别墅在阳光下闪过。

“来一个,走一双。”手握方向盘的耿师傅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马主任瞪了耿一眼说,“你是说上星期送走的周今珉吧,那也是没办法,我都到他家去了五六次,孔雀东南飞嘛,咳,现在的年轻人实际得很,只认得钱。”

“周处长走也确实可惜了,这几年他教书、科研、接工程样样都干得利落,到科研处才半年,人人都说好话…”刘校长的头摆了一下。“不过,这两年…”他没有接着说下去。马主任知道刘校长不喜欢周今岷这两年做买卖,倒电器设备和仪器仪表,但学校这几年的科研进帐还亏了周处长呀!

“他不也是博士吗?给一万不就留下了!”耿师傅又插了进来。

“他是自己培养的博士,学校花了好几万,再加码,几百号副教授怎么办?”马主任解释说。

刘校长点点头接了碴,“还有上百个书记、处长和为学校贡献了几十年的老同志、老先生不天天找你谈心才怪呢?观念更新不容易呀。”

新修的机场路平坦、笔直、气派,这也是为了开放引资才修建的一级公路。十月里小阳春,阳光洒在路中团团绿色植物上,使人觉得惬意。

马主任眼睛盯着刘校长笑嘻嘻的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老耿,你不知道,现在是人才大战,人才才是关键,谁引进的力度大谁就是赢家。”

“人才!?”耿师傅哼了一声,“博士、硕士就是人才?我看和以前讲出身、红五类、黑七类一码事,去年我接回来的那个贾博士,还是喝了洋水的呢,花了学校几十万屁也没干出来,只会吹牛,不到一年就成了一堆臭狗屎,听说又要挪窝了吧?”

  刘科年看着窗外,马主任把身子坐正,两人都没接腔。这几年学校高价引进了三个博士都是刘校长亲自去接回来的。每次在车上他都想到了自己只规规矩矩上了一年课就碰上了文化革命,打打闹闹四五年去了军垦农场,劳动、斗私批修、改造,实际上就是淡化自我意思服从现实…现在的知识分子、年轻人真遇到了好时候啊!

    刚起用的新机场前停满了大小车辆,耿师傅靠在车门上抽烟,刘校长和一个高个身着茶色西服的人走过来,马主任拎着箱子跟在后面。新引进的金博士一米八的个头,笑意的脸上有一对永远眯缝的眼睛。他皮鞋澄亮,红棕相间的领带十分夺目。耿师傅觉得此人有点面熟,好象在那儿见过,他开了几十年的车,接送的人太多了,也没往心里去。到了车前马主任抢前一步开了后车门。“耿师傅,等久了吧?”刘校长笑嘻嘻的问。金博士弯腰低头进了车内。

   这个金博士也真能侃,一上车就天气、城市、环境、美食没停口。朱元璋和徽州的毛豆腐,乾隆爷与永丰的五味香干他都讲得出道道来。车上有个蚊子被他打死了也能告诉刘校长这是一个母蚊子。

  “…学校教授房子的面积有多大?”金博士问。

  “我们去年刚建了两栋110平米三室两厅的教授楼,刘校长专门给您留了一套。”马主任抢着回答。

  金博士看了一眼刘校长一直在微笑的脸,“新盖的才100平方?我们西北都给领导、教授盖200 平米的复式楼了,看来校领导的思想还要解放一点,看远点和世界接轨嘛,哈哈!”他漫不经心的说。

  马主任看到刘科年仍在点头微笑也笑嘻嘻的说,“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你们是精英啊!”

  “这两年你们西北到内地和沿海去的人也不少吧?”刘校长问。

  “有些当地土生土长的人也是死脑瓜子,连墙里桃花墙外香的道理都不懂,老守在一个地方肯定没出息,更别谈发财了。”金博士有点得意了,嘴角含有一丝嘲叽。

 “对,对。”马主任连点了两个头,嘴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 金老师,这两年你在邮电学院讲的课多吗?搞了些什么课题?”刘校长想谈点实际问题。

  金博士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老实讲,拿了博士学位后在邮电学院我一直管教务,两年没上课了,两个课题都是读硕士、博士时做的。”

   “你来我们学校后准备搞什么方向的研究呢?我们学校底子薄,只能提供十万元的科研启动金,房子已准备好了。”刘科年探询的问道。

   “我还没细想,你们学校周今岷走后,他的摊子还在不在?我想我可以接他的事干。”金博士整了一下领带说。

   听到这位刚到的博士也想做买卖,刘校长一征。“你认识周处长?”马主任抢着问。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一起在北京上的大学,他在工业大学我在航空学院,他在东北读完了研究生后去了你们学校,我在西北邮电学院一边工作一边在西北大学读研和攻博。前年我还来过你们学校呢。”金博士说。

   “金博士,前年你和周处长坐过我的车?”耿师傅突然想起来了,前年也是小阳春的秋天,周处长叫他的车接的客人就是这个高个说话声音洪亮见人一脸笑的年轻人。“你还说钱是人的胆,劝我到珠海去开出租、办出租挣大钱,我说年纪大了图清闲,你笑我舍不得老婆孩子,还记得吗?”

“是啊,师傅您还是不听我的话吧,树挪死,人挪活,你看我和周今岷这一动,收入不都翻番吗?周去的那个学校也有我们一个同学,去年评上副教授,上月去了汕头大学,月薪两万,还有十万的安家费呢!违约金只花了四万,不也赚了,哈哈。”金博士也来劲了。

“我可没你们的牌子和本钱呀!”耿师傅回答。

“人啊,一定要看准机会,前年我就和周今岷设计好了,一定要动,我们是自己解放自己,哈哈!”金博士毫无讳忌的开怀大笑了。

刘校长觉得车子开得太快,紧紧的抓住了右手边的把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